猫米亚

说到齐刘海,EMH里锤哥也是齐刘海呢~金长直,柔顺飘逸:)

叶山隼八: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loki小时候是齐刘海长发……奥丁说实话,你就是抱了个童养媳回来的吧(⚭-⚭ )

找一篇锤基文,占tag抱歉

开头就是诸神黄昏,锤基决战。洛基重伤(在脖子那里,都快嗝屁了那种)从悬崖坠下。阿斯嘉德基本被毁的差不多,索尔也受伤了好像。然后索尔被命运女神穿越回过去。遇见一切还没发生的青少年洛基。两人相爱,后来基妹还有了孩子,是耶梦加得,然后发生了很不好的事(记不太清了),索尔又被命运女神带回到了现在。索尔明白了一切就去找基妹。然后基本就到大结局了。中间我记得有龙来着?前几年的文了,命运女神我记得是个在萝莉和奶奶之间转换的神奇存在。别的想起来再说吧……蛮好看的文。

托尼萌到心坎里

鲛猫_作死乃此生自带绑定技能:

最后因为买了过多的垃圾食品被steve好好的训了一顿,毕竟根本没有好好买明天做菜的食材啊,今天的steve也拿这两个家伙毫无办法呢【摇头】                                             

【盾铁】早知道男神想艹粉,我就应该自己上啊

寇森你……莫不是个傻的´_>`

神经饼:

   
吐槽君你好,第一次投稿,求重码求翻牌。本人男,颜值爱好无关。这次投稿是实在忍不住了。求各位评评理。我投稿的题目就叫


 “早知道男神想艹粉,我就应该自己上啊!!!”


我男神,今年#%&岁。颜值爆表,身材秒杀好莱坞所有男星。男神不仅颜美身材好,而且性格超级超级棒,体贴大方正直勇敢温柔贤惠稳重踏实……可以说我男神简直就是为所有褒义词而生的人。上帝在创造他时一定特别偏爱,因为男神简直汇集了世间所有闪光点。


我从小就是男神粉丝,沐浴在男神光辉下长大。现在凭借多年粉龄成功票选为男神全球粉丝后援会会长。可以说,我对男神简直就是死忠饭,男神周边基本囊括收藏。在男神的指引下,我走上了现在职业道路,并且遇见我以后男朋友。事实告诉我,这真是太太太英明了!赞美男神,我居然真的遇见了我男神了,有生之年啊啊啊!!!活的男神,我还和男神一起工作了,上帝啊!虽然后来因为一点小事,男神以为我死了。但是等我复活了,男神跟我说话了!握手了!签名了!他还记住我叫什么了!!简直就是做粉丝的最高境界了。


扯得有点远,但是我男神真的超级超级棒啊。就这么一个光辉伟岸的男神,他居然被一个屌丝拱了。屌丝自称是男神粉丝,死忠饭那种。呵呵,胡扯。再死忠有我死忠吗?我甚至有男神限量版卡片全套,就连那款被不知名土豪全部承包的限量版我都有影印收藏。


屌丝毕业于世界前十名校,有钱有脸但还是个屌丝。短腿矮个小肚子,这个样子太影响子孙后代了!浪费我男神(重码)倍基因。不但如此,屌丝嘴巴特别特别贱,贱到人想抽他。特别擅长无理取闹。也就是我男神脾气好,换个人非休了屌丝不可。


开个专业会议,戴着围巾故意迟到打瞌睡,完了还义正言辞怪我男神让他昨晚睡不好。日你哦!你睡不好关我男神什么事 ???我男神体贴顾大局就认错道歉,结果屌丝非但不收敛,公!众!场!合!捏!我!男!神!屁!股,男神屁股是你能捏的吗?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粉丝!!我以前觉得屌丝这个人吧,虽然幼稚嘴贱。还是有责任心的。和我男神在一起后越发擅长无理取闹了。开会迟到早退,我们进行视频会议,屌丝突然就莫名其妙哭起来了。幸灾乐祸!就是男神沉着脸站在后面不知道干什么,估计是对屌丝不满。看屌丝哭, 就把视频挂了。哈哈哈哈看样子,男神也开始发现屌丝的缺点了!!!


屌丝有钱,结果对我男神特别抠。男票和男神是室友关系,我借此能看见我男神和屌丝私下相处的样子。结果,我气炸了。大晚上的我和男朋友刚刚约会完毕,看见我男神可怜兮兮光着膀子套着警察皮带套。连衣服都不给穿,屌丝竟然这样欺负我男神。我当时就摔下男票的手把衬衫一脱,男神你穿我的。男神特别体贴婉拒了!死屌丝竟然这样对待我男神。我男神这么好,还不知道珍惜。


屌丝这个人特别花心,睡过全年@#¥%的封面女郎。跟我男神在一起还不安分,继续出去拈花惹草。他抱着的那个金发女人比他高一圈,壮一圈……日你的。你就这样对待我男神啊?给我男神戴绿帽子。呵呵,我专门跑去跟男神告状,男神你看清屌丝的真面目了吗?赶紧跟这个脚踏两条船的贱人分手!!可是男神气红了脸没说话还是决定给屌丝一个机会。哎,我男神真善良体贴!!


更过分的是,屌丝仗着自己有钱。和男神在一起以后经常嫌弃我们给男神设计的制服丑爆了,技术层次巨渣……日你哦!男神制服是我集合男神高尚伟岸的灵魂设计的紧身款战衣。他居然嫌弃,然后一口气给男神制作了7套战服。我气愤的问他:你以为你有钱,就能够为所欲为吗?这个贱人回答我:抱歉,有钱就是能够为所欲为!!!


我都快疯了,我男神。我的生命之光,灵魂指南就被这样拱了。屌丝一点也不温柔不大方不贤淑不体贴……这样的大神娶回家怎么能够好好伺候男神呢?屌丝简直玷污我男神,要不是打不过他我分分钟都想和屌丝决斗。


我是这样想的,我有房有车有保险无贷款。收入算稳定,而且还是男神死忠饭。屌丝自称是男神粉丝,男神跟他在一起后。屌丝还总是说男神艹粉,我想了很久,男神和屌丝在一起也许就是这个原因。男神心疼粉丝,自己也是#年单身。一时被屌丝脸蛋迷惑,才被屌丝拱了。我要是知道男神想要艹粉,我就不应该把男神送入虎口,白白便宜屌丝。现在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我投稿想问问广大网友的意见……


    我题目就叫做:早知道男神想艹粉,我就应该自己上啊!


求翻牌!求重码!求意见!!!


——————————————


Aim:沙发!!


蛋蛋吃喵:毕业于top前十名校你叫他屌丝???活久见


周围全是基佬:告诉你,你迟了!你男神就是艹粉也看不上你。另外,@小甜饼最爱    自己看


饼子香喷喷:看你题目我就觉得你很婊,果然全文婊气十足!


吃stony的钢铁白先生: 求各位大佬让我上个热评!!!


男神是美队:楼上是谁,竟然吃盾铁!!小心我查你水表,你居然喜欢那个屌丝!


---------------------------------


本文灵感来自十娘 @向小十 ,感谢太太给我授权。感谢某几位不知名的大佬日常催更打卡(不指名道姓,自己心里清楚就行嘤嘤嘤)


上一篇吐槽君走这里  


 
链接戳戳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让我以后如何直视我那俩兄弟哟

Sherllienna:

《仙宫梦之洛基初进神域》

一个来自@FLORA 的关于红楼梦的脑洞,她之后会把这个脑洞做成剪辑~

拍摄简陋,实为更文中间的摸鱼orz

嗯……之前和 @沼泽植物 聊的系列梗,他画我写,嗯。大概就是被史总带回现代社会后俩史弟仔的日常

小黄人之加勒比海冒(作)险(妖)记

1.结缘
        谁也不知道这群黄澄澄的小东西是打哪儿来的,突然之间他们就呼啦一下出现在了每一个海盗的望远镜里,操着他们那谁都听不懂的奇怪方言,满世界捣乱。
        小怪物们在海上漂(折)泊(腾)了好几年,直到他们遇见了伟大的蒂格船长,一个臭名昭著的海盗头子,那从头到脚无处不在的邪恶气息令所有的小家伙都为之倾倒。从此他们死心塌跟着这位海盗王走上了他们在加勒比海的冒(作)险(妖)之路。
2.追随
        杰克离家出走了,准确的说他是怕被老爸揍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偷了一条小船带着三五个自愿跟随的小黄人不告而别了——一般我们称这种行为“畏罪潜逃”。
        他的父亲,鼎鼎大名的蒂格船长在儿子消失的第五十八分钟发现了这件事。然后他向自己的得力手下小黄人们下达了命令——“去追(保)随(护)杰克吧!”
        显然这群生物理解错了主人的意思:于是满世界的海盗都目睹了一个美少年在前面吱哇乱叫着飞窜,后面跟着一大群欢呼的黄泱泱,整整一个月。
3.交易【上】
        杰克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船,虽然代价是十三年后去为戴维·琼斯服一百年的苦役。但面前的可是全世界最快的船,交易还是很公平的。
        杰克对这艘船很满意,小黄人们也很满意。于是他们迫不及待地要给他们的新同伴一个爱的拥抱。然而爱太沉重,新伙伴满载着一船小黄人,沉了。
        这个过程发生在杰克和戴维·琼斯的交易完成的第三至十分钟。杰克船长意气风发的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4.交易【下】
        杰克重新拥有了他的船,代价是他必须答应戴维·琼斯保证永远不会有任何一个小黄人死在海上。
        杰克答应了他,并给失而复得的好姑娘取名“黑珍珠”。
5.背叛
        伟大的杰克船长第一次被自己的全部船员背叛。这件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三十四分钟之前。
        当杰克船长发现有艘商船在射程范围内时,他的内心是激动万分的。五分钟后,杰克发现那是艘运送香蕉的货船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九分钟后,整艘黑珍珠的小黄人都发现了那艘香蕉船。十分钟后,黑珍珠“人去船空”。
        十二分钟后,可怜的香蕉船遭受了黑珍珠曾经的命运。
        “Poor guy.”杰克摘下三角帽对着沉船的方向行了一个标准的鞠躬礼。
    
       

qiao想看被小黄人撵得上蹿下跳的杰克船长。
小黄人:BOOOOOOSS!
杰克:麻雀逃命式飞奔——为什么追人家?!

















于是后来每一部加勒比海盗,小黄人都要倒戈去反派那边【比如第一部巴博萨,第二,三部戴维·琼斯,第四部黑胡子】。然而反派都要被弄【被小黄人和杰克一起坑】死,所以还是追着杰克吧。

自语36

我以为我可以摆脱black dog,却原来它真的会一直跟着我。
但,还是会好的吧,是的吧?只要这样不断催眠自己,欺骗自己,就可以好好活下去了吧,就可以装作自己也是无比幸福的了,对吧?
粉饰太平,然后,醉生,不梦死。

纳克索斯之恋

                    
                       阿谬与方生
        阿谬是个不爱出门的人,几乎从不出门。莫名其妙地他住的房子新搬来个室友。开始的时候,阿谬每天早上睡醒,屋子里都是空荡荡的,阿谬凌晨睡着,房子里也是空荡荡的。但是他知道,房子里有另外一个人在住。这是他的直觉, 对自己领地被侵犯的直觉。后来慢慢的,对方开始显露出一丁点存在的蛛丝马迹了。像是不经意的脚步声,开门声,以及做饭啦,洗澡啦,只是两人从未碰见过。不知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应该是个男人,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别是个光头吧?有时候阿谬也会在心里勾画下对方的样子,但无一例外的,这些形象都是光头,阿谬知道他的室友是光头,他就是知道,这是他的直觉。
        阿谬终于见到了方生,不出他所料,对方果然是个光头,穿着一身白西装。阿谬看见他的时候,他正要进门,手上拿着刚摘下来的白色礼帽,望着阿谬,很诧异的样子。阿谬也很诧异,他没想到自己会看见对方,他刚洗完脚,正汲着拖鞋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和对方的一身正装相比,阿谬简直不体面极了,因着要睡了的缘故,他只穿了一条底裤,穿了好多年准备扔掉的最不能见人的那条,脚上的拖鞋虽然是新的,但也是隔壁太太买了一堆东西的赠品,那天在门口碰见,她顺手给自己的。阿谬窘极了,耳朵都红的发烫,到是方生镇定很多,很自然地和他打了招呼,互换了姓名,整个过程都挂着一抹体面而温和的笑。
        正所谓有一就有二,从那次让阿谬尴尬的初遇之后,两人碰面慢慢多了起来。方生是个有事业的人,为人沉稳,平日里总是穿着白色西装,一副精英的做派。有这样一个室友,阿谬也觉得奇怪。一次闲聊,方生得知阿谬和自己同一天生日,便坚持让阿谬管自己叫“大哥”,平日里对阿谬也真像对自家弟弟般的极为主动照顾,一点都不像阿谬想象中大boss的样子。日子久了,阿谬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了方生,具体喜欢对方什么阿谬也说不出来,就知道自己是喜欢对方的。也许是喜欢方生照顾自己的温柔体贴,也许是喜欢方生身上的沉稳精干,也许是喜欢方生长相的英俊潇洒,也许只是喜欢方生的光头。
        阿谬没想过告诉方生自己的心意,他不知道方生对这种事的看法,但大部分人对男人间的这种事都是不耻的。就像隔壁太太,自从自己和方生走的近了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阿谬觉得委屈,他只是在陪她去散步的时候无意间提起过几次方生罢了,他永远都记得对方一脸惊恐的样子。阿谬怕方生也一脸惊恐的样子,虽然他知道依方生的性子,并不会一脸惊恐。
        阿谬和方生的日子还在继续过着,他已经深深爱上了方生。阿谬的房间是更靠近大门的主卧,方生经常回来后直接进阿谬房间,顺手扔了礼帽陷进沙发里,有时还会从不知哪儿擦出一根火柴燃起香烟,但多数时候方生都会闭着眼睛同阿谬聊天,讲彼此一天的生活,这时方生脸上总会带着笑,不是初次见面时体面而温和的那种,是让阿谬脸红心跳的笑。这样的方生让阿谬觉得他对自己应该也是愿意的,阿谬在等方生开口。
        阿谬以为日子会就这么过下去,他会等到方生同自己开口,然后他会让方生搬进主卧。之后的事情阿谬没有想过太多,但他知道那肯定是浸在蜜糖里的日子。然而阿谬忘了隔壁太太,忘了自己同她提起过方生。当阿谬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那是一种明明想问个究竟却又扭捏着不敢上前的样子,阿谬觉得他们像一群快要被噎死的鸭子。
        阿谬的生活彻底地变了。阿谬是个几乎不出门的人,他偶尔也会出门。阿谬觉得无论他走到哪儿都会有人背着他窃窃私语,等他转身去看时,却往往只有意味深长的眼神和地上的一啐唾沫。他不敢再出家门,他害怕外面的世界,他害怕他的方生受到伤害。
        方生归家越来越晚,他的身上开始带伤,阿谬哭着帮他包扎过几次,然而每次只会让方生带更重的伤回来。慢慢地,方生不再进阿谬的房间了,更不用说那缠绵于烟雾的谈心和令阿谬脸红心跳的笑。方生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阿谬不敢去想他去了哪里。他现在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他怕那些目光,那些窃窃私语,无处不在,快把阿谬逼疯了。
        方生走了,消失了。阿谬蜷在沙发里,他等了他一个月了,然而他再没回来过。方生走的时候阿谬是知道的,他当时还没睡醒,但是突然间他睁开了眼睛,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就像领地被侵犯的直觉一样,方生的离开也是一种直觉。阿谬背对着门不敢出声,他怕方生知道,然而知道又能怎样呢?他终究没等到方生开口。
        隔壁太太每天都来敲阿谬的门,有几次甚至带了阿谬不认识的人来,他们的神色都很怪异。阿谬隔着防盗门听隔壁太太他们说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然而话题最后总会绕到方生,吞吞吐吐,问阿谬有没有再见过方生,小心翼翼。在得到回答后他们露出一副大敌已去的样子舒展了眉骨,又热心地要阿谬多出来和大家走动,就好像方生根本没来过一样。
        阿谬从没觉得这间房子这么空,这么大,又这么安静。到处都有方生的影子:他坐在书桌上漫不经心地喝咖啡,绅士地问阿谬要不要一起;他洗过澡身上带着湿湿的热气嘴里哼着阿谬没听过的欢快曲子;他兴致来了放上一张黑胶唱片在客厅跳爵士舞给阿谬看;就连闭上眼睛,都会听见方生低低的嗓音。方生走的第十八天,阿谬实在受不了了,疯了似的在房间里找方生的东西,然而方生连一只烟头都没有留给他。方生的次卧阿谬进去过,他花了三个小时砸开了门,里面却只有一扇很小的窗子,空空荡荡的,昏暗死寂。
        今天阿谬过生日,他想过很多种这个生日的过法,甚至包括去他不喜欢的外面,但是无论哪一种过法,都是同方生一起的。如今这样子,阿谬没办法了,他只能放弃。阿谬坐在自家阳台的栏杆上,一甩一甩地晃着拖鞋。他盯着房间的大门,他总觉得方生会出现,就像初遇那样,一脸惊诧的样子。所以他刻意穿成与方生第一次遇见的样子,找那条底裤他花了不少力气。今天天气很不错,花都开好了,粉嘟嘟的溢在枝桠上,阿谬看见隔壁太太在往自己这边走,手上提着满满的购物袋,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风吹在阿谬身上,暖洋洋的,真好,阿谬闭上了眼睛。
        真好,他们看上去都很幸福快乐,是他们,不是我们,是你们,不是我。阿谬睁开眼,隔壁太太还在开心着,阿谬突然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她。阿谬最后一次看向房间的大门,方生没有出现。阿谬最后一次闭上眼,小声和隔壁太太说了声“再见”,然后他放开了抓着栏杆的手。
        就在阿谬跳下的那一瞬间,他听见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他知道他的方生回来了。
        方生确实如他所料的一脸诧异开了门,冲过来,然而并没有抓住阿谬。于是,躺在血泊里的阿谬看见方生扒着栏杆大喊着那些阿谬之前一直在等的话。真好,我终于等到他开口了,阿谬这样想着,真好。
        阿谬死了。